正昌首页 关于正昌 业务领域 新闻快讯 经典案例 正昌文苑 咨询留言
每周之星
陈立启律师
业务领域
诉讼法律服务中心
民商事部
刑事部
行政部
非诉法律服务中心
政府法务部
建筑房地产法务部
公司法务部
 
正昌文苑  
潘金莲的权利(黄雄雄)
发布时间:[2014-8-3]     浏览次数:865次
潘金莲的权利
黄雄雄 写于2006年冬
    潘金莲何许人也,不消我多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这似乎已在国人心中形成了一种共识、一个默契,彼此会心点头却心照不宣。我为了写这篇文章特地去图书馆找《水浒传》和《金瓶梅》,可不知什么原因,堂堂一个大学图书馆,居然没有《金瓶梅》,故此在文中许多地方不能引用原文,只可参照《水浒传》和记忆中的《金瓶梅》片断,加以演绎。
    权利是什么呢?据我国宪法所述,权利指的是在一定法律关系中,法律关系的一方对另一方所享有的可以要求做出一定的作为或不作为,并为法律法规所认可的一种资格。而对于个人来说,人权无疑是最基本不过的权利。
 
一、人身商品
    在《水浒传》第二十四回对潘金莲的出身作了这样的简略介绍:“那清河县里有一个大户人家,有个使女,小名唤作潘金莲,年方二十余岁,颇有些颜色。因为那个大户要缠她,这女使只是去告诉主人婆,意下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恼恨在心,却倒赔些房奁,不要武大一文钱,白白地嫁与他。”虽说施耐庵对女人有莫名的仇恨心理,恨不能将书中所有女人写成淫娃荡妇,最后被所谓的英雄男儿一刀杀了,但他在这里却忽略了一个细节,即潘金莲不肯依从,这无疑从本质上反映出潘金莲并非天生淫贱,她本也是洁身自好,后来沦落属于迫不得已。兰陵笑笑生看到了这个漏洞,在《金瓶梅》中对这段文字加以补充创新,说潘金莲当使女时与大户偷情,被大户妻子知道,大户忌惮妻子雌威,只好将潘金莲送与武大,但他和武大之间也形成一种默契,即他可以来与潘金莲偷情。到这里,潘金莲是淫妇已毋庸置疑。
    在第一部分,我先不谈论潘金莲淫贱是否合法,该受法律保护,而是着重要谈谈她成为一件商品,任由大户将她倒卖送人,她的权利有何保障。(注意:历史有历史的原因,本文只就一些现象运用当代法律加以评断,并不触及当时社会实质,否则本文就行之不通了。)
    当今法律对人的保护最基本的无疑是人权,这人权是自然权,具有永久不变的价值。我们国家2004年宪法修订案中已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而潘金莲在书中已成了一件商品,她最基本的人权已得不到保障。试想一个人连人权都失去了,那她还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吗?答案是否定的。既然人权都得不到保障,那么人身自由、人格尊严更是无从谈起。民法中称人的民事权利是与生俱来的,她潘金莲的一切却已架空了,难道不允许她有所反抗吗?当然允许。
 
二、通奸无罪
    《婚姻法》规定结婚必须是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可当潘金莲嫁给武大郎时,有谁问过她的意愿呢?没有!但她显然是不愿意的。这也就可以说她与武大的婚姻是可撤销的。即使当这婚姻存在,她基于感情生理需要,自愿发生婚外性行为也是合理的。再则通奸无罪,妇女有自由支配其肢体器官和其他组织的权利,更有现代意义上的贞操权的实质是自然人的性自由。而所谓性自由其本意在于自然人对自己的性利益的支配。明显的,潘金莲与西门庆发生婚外性行为也就是所谓的通奸,本身是无罪的,只是不受法律保护,要受道德谴责。
 
三、死亦可怜
    潘金莲的死可谓是武松的滥用私刑,她未经公开审判就被武松手起刀落送入黄泉。在这里她的生命权有谁保证呢?当然潘金莲也是罪有应得的,谁叫她恋奸情热失去理智谋杀亲夫呢!故意杀人罪在当代同样也是不容的,只是现在不允许同态复仇而已。所以她应该受到公平公正的审判,判死刑上断头台,那样她才死得其所。武松根本无权代为行使国家司法权,非但无权,反而还是一种恶劣的犯罪行为。再有我们从书中可以推出潘金莲心中最爱的人是武松,西门庆只不过是武松的一个代替品。可武松铁石心肠,非但不领情,还义正辞严拒绝她。一个女人遭受此等侮辱,那种心理变异也是可想而知的。
 
四、结语
    纵观潘金莲一生,他充其量只是一件商品,任人甩卖,权利于她无从谈起,可悲可怜。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人民大道华府新世界花园2幢8楼   传真:0577-64759360   Http://www.zclf.cn
Copyright © 2011 mg电子游艺_mg电子游艺官网(唯一)开户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连接:锁体